婚姻家庭纠纷不断增长,法院受案量逐年上升,公民委托律师介入婚姻家庭纠纷的意识也越来越普及。从全国各地区律师服务专业化来看,婚姻与家庭、继承等服务专业化趋势逐渐加强,尤其是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等经济发达地区出现一批知名品牌专业律师,积累了不少的成功经验。当前婚姻家庭法领域的法律关系渐趋复杂,婚姻家庭法与合同法、物权法、侵权法、知识产权法、公司法的交叉关联,出现一系列的争议问题、疑难问题。中国的改革开放及在国际交流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使得跨国、跨境婚姻越来越多,由此产生的问题是要求婚姻家庭法律师服务水平提升到国际化,区际化,这对婚姻家庭法律师提出了高端的服务要求。      

婚姻家事法律服务范围:

婚姻家事业务领域、离婚谈判、文书起草;离婚诉讼;离婚财产分割;分家析产;解除非法同居关系;子女抚养权归属和探视权行使;⑦监护权、抚养权变更;⑧赡养、收养纠纷;⑨遗产继承;⑩遗嘱;⑪婚前财产和婚内财产约定见证;⑫涉外离婚、继承和收养;⑬重婚、虐待、遗弃刑事案件代理。

一、 离婚谈判

利用法律、谈判、心理等多学科专业知识,全面分析夫妻双方(家庭成员)间纠纷成因、性质,为当事人理清婚姻家庭里的情感、财产的互相牵制和纠缠,在充分了解双方需求的基础上,采用国际上应用最为广泛的谈判原则和方法,与当事人共同制定谈判目标,量身定制谈判方案,并代理当事人与对方开展离婚谈判,妥善地解决情感、财产、子女抚养等问题,帮助双方和平分手。

二、 离婚诉讼

传统婚姻家庭诉讼案件是我们婚姻家事团队的主要业务之一,包括了离婚、财产分割、子女抚养、同居纠纷等案件。虽然诉讼离婚相对来说效率较低,且容易引发冲突,但如果存在对方坚决不同意离婚或者掌握主要财产拒不分割等情形时,诉讼是唯一可以反制对方的方法。在离婚诉讼中,我们始终坚持当事人利益至上的原则,及时把握和解、调解的有利时机,帮助当事人尽快终结离婚诉讼程序,迎接全新人生。

三、 子女抚养

离婚之争,对许多有孩子的当事人来说,可能最放心不下的是孩子,无法面对的也是孩子。在一个家庭破碎的同时,如何最大程度地保障孩子的利益,一直是我们婚姻家事律师们最为关注的问题。在离婚过程中,我们将运用丰富的涉子女抚养离婚案件办理经验,为当事人制定最符合孩子利益的抚养教育方案,在必要时对父母双方、孩子进行心理疏导,将父母离婚对孩子的影响降至最低。

四、 房产分割

房产是每个家庭赖以生存的基本生活资料,往往也是价值最高的夫妻共同财产,因此房产分割往往是离婚诉讼中的焦点问题。为了让当事人分得尽可能多的房产权益,婚姻家事律师团队从2000余件涉及房产分割的亲办案例中,总结出法院在房产分割上的裁判思路,据此指导当事人充分挖掘自己在房产分割上的优势条件,实现当事人获得房屋所有权或者较高房屋折价款的诉求。

五、 股权分割

我们的婚姻家事律师们不仅有着深厚的婚姻家事法律专业知识,而且对于公司法、证券法等法律法规亦有很深的造诣,有多名律师早年具有资本市场服务经验。围绕当事人对股权分割的诉求,家事律师可以提供专业、系统的法律服务,为当事人定制合法、科学的股权处置方案,化解关乎个人财富和企业命运的股权纠纷。

婚姻家事业务、进行财产状况分析,起草财产协议,包括婚前财产协议、婚内财产协议、财产分割协议、财产赠与协议等,帮助办理财产公证,遗产继承纠纷诉讼;

六、 遗产继承

我国的传统文化以“无讼“为最高目标,对于家庭内部的财产纠纷,更有“清官难断家务事”的说法。在继承纠纷里,遗产分配往往关乎一个家庭长达数十年的情感、财产纠纷,综合分析案件的法理、情理和证据等情况,运用谈判、调解、诉讼等方式,消除各方不合情理法的执念,为当事人争取到合理、公平的财产权益,同时尽量促成家庭成员的互相理解和体谅。我们主张“实现家的幸福”,是希望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幸福。

七、 分家析产

近年来,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因拆迁引发的分家析产纠纷日益增多。父母的遗产房拆迁,兄弟姐妹怎么分割拆迁利益;一方父母的房产拆迁,外来媳妇离婚要求分得拆迁益,如何处理等问题尤为突出。我们在广东各个地区均办理过因拆迁引发的分家析产案件,熟悉各区拆迁政策、拆迁协议、拆迁调查取证的流程以及各地法院的判决思路,最大程度地保障当事人的权益。

八、 财富管理

许多家庭纠纷因”财”而起,侯门遗产案、赌王分产案等诸多案件,均给世人敲响了警钟。专注家族企业财富传承近十年,其带领的家族财富管理律师团队熟悉财富传承过程中的情感和财产风险,针对不同家族的人员结构和家风传统,综合运用遗嘱、代持、信托和保险等方式来制定全方位的家族传承法律方案,并协助家族企业对该方案进行实施、执行。

九、 协议起草

该项业务包括婚内财产协议、离婚协议、分家析产协议等涉及婚姻家庭事务的协议起草。广东律师网婚姻家事团队均办理过至少1000件婚姻家事案件,运用其丰富的诉讼经验,准确把握每位当事人可能面临的风险,在协议中做出精细的安排,并将协议结构、协议表述等细节做到极致,确保协议内容符合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如当事人已和家庭成员对财产分割达成一致性意见,可直接委托该项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