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肇事致人死亡逃逸案之无罪辩护

前言


实践中存在大量案例:“若肇事者在交通事故中致一人死亡,且有逃逸情节,则肇事者构成交通肇事罪,量刑幅度为三到七年。”但今天我们分享的律师作无罪辩护成功的案件中,法院虽然认定了肇事者肇事后逃逸,但仍判决肇事者无罪。实际上,是否构成犯罪最终还是取决于被告人的行为是否符合犯罪的构成要件。

案情简介


2018年1月9日1时45分,冷某驾驶车辆在高速入口路段中间车行道时,撞到在前方行走的行人邢某,造成邢某当场死亡,车辆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冷某驾车驶离现场,当天早上,办案民警将冷某抓获。

寻找案件突破口


本案由广东广颂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光荣律师、朱帆律师经办,在接受委托时,案件已经处于审查起诉阶段,朱律师通过会见、阅卷发现案件的两个关键点:一,冷某面对侦查人员一直坚称自己碰撞的是前车掉落在路上的物品,并不知道自己撞到了行人,且目前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冷某主观上是明知撞到了行人后逃逸;二,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基于冷某的逃逸行为来认定冷某负主要责任的。

经研究发现,本案侦查机关收集到的证据并不牢固,因此朱律师向检察院提出了以下法律意见:“1、冷某主观上没有逃避法律责任的故意,因此冷某离开现场的行为不属于肇事逃逸;2、冷某在事故中不应承担主要责任,因此冷某的行为不符合交通肇事罪的犯罪构成”。

获取关键证据


朱律师提交了法律意见书后,虽然无法让检察院立即做出不起诉的决定,但是获取到了一份重要的证据:在检察院的要求下,公安机关出具了《关于冷某涉嫌交通肇事罪一案的情况说明》,该《情况说明》指出“若摒除冷某的逃逸情节,冷某承担该起道路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这一关键信息。这份《情况说明》正是冷某被判无罪的关键。

律师积极辩护,冷某重获自由


庭审中,朱律师围绕冷某主观上没有逃避法律责任的故意这一重点发表辩护意见,并当庭提交了辩护词:“交通肇事逃逸是驾驶人在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为。驾驶人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是严重的交通违法行为,是法律和行政法规禁止的行为,驾驶人除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外,还应当根据情节追究其相应的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因此,认定驾驶人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不能仅凭驾驶人造成交通事故后没有立即停车保护现场,抢救受伤人员并向交警报警而离开事故现场的客观行为来认定,还应当根据驾驶人是否明知造成了交通事故发生、是否具有规避、逃避法律法规所载明的义务或者逃避法律追究的动机而逃离事故现场等主观故意来认定。本案中事故发生地点在高速公路,发生时间在凌晨时分,天气为小雨,作为正常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司机,从常理上是无法判断高速公路中间车道会有行人出现的情况,而且冷某在多次的询问、讯问笔录中坚称自己并不知道撞到了行人,本案又没有其他证据能够证明冷某知道自己撞到了人,因此冷某辩称其不知晓事故的发生有一定的合理性,即冷某的行为不属于交通肇事后逃逸。根据公安机关出具的《关于冷某涉嫌交通肇事罪一案的情况说明》可知,本案摒除冷某的逃逸情节,冷某承担该起道路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即冷某的行为不符合交通肇事罪的犯罪构成,故被告人冷某不构成交通肇事罪”。

在开完庭后的第八天,法院决定对冷某取保候审,此后检察院申请撤诉,并作出不起诉决定书,冷某重获自由。

冷某再次被捕,律师继续为其作无罪辩护


2019年7月13日,冷某再次被逮捕。正常而言,本案在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时就将近结束了,针对冷某再次被捕的情况,朱律师阅卷后发现侦查机关补充提交了一份《侦查实验报告书》,拟证明冷某知晓事故的发生,驾车驶离现场有逃避法律责任的故意。具有多年刑辩经验的朱律师认为,侦查机关补充的证据就是为了反驳其在第一次庭审中提出的冷某主观无故意的辩护观点,这说明此前的辩护方向不再适用,因此应当在重心不变的情况下寻找新的辩护思路。

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及相关法律规定可知,假如冷某在事故中承担的不是主要责任,而是次要责任,则冷某的行为就不符合交通肇事罪的犯罪构成。因此本案中要想证明冷某无罪,就要先证明冷某在本次事故中仅承担次要责任,而公安机关出具的《关于冷某涉嫌交通肇事罪一案的情况说明》指出,摒除冷某逃逸的情节,冷某承担该起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因此,本案的突破点就是通过证明冷某没有逃逸从而证明冷某在交通事故中承担次要责任或者直接证明冷某承担次要责任。经过分析讨论,朱律师决定直接从交通事故认定书着手。

法院判决冷某无罪,冷某再次重获自由


在庭审中,朱律师当庭提交辩护词“当事人在交通肇事后有逃逸行为的,公安机关不能简单地仅依据当事人的逃逸行为来认定其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或者全部责任,而应先根据现场勘查、录像、证人证言、检验报告、痕迹等证据对事故的成因及案发时双方的过错程度作出分析,然后据此认定事故责任。在穷尽上述证据仍不能认定事故责任时,方可根据当事人的逃逸行为来推定事故责任。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公诉机关所掌握的证据以及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可以证实本案应当摒除冷某的逃逸情节,冷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很明显,公安机关在冷某交通肇事后逃逸的情况下,能够分清双方的事故责任,故应根据一般通行规则,以当事人行为在事故中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严重程度进行责任认定,即冷某在事故中负次要责任,因此冷某的行为不符合交通肇事罪的犯罪构成,冷某不构成交通肇事罪”。

最终法院采纳朱律师提出的冷某不构成交通肇事罪的辩护意见,判决冷某无罪。

相关法条:


《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

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 交通肇事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一)死亡一人或者重伤三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

(二)死亡三人以上,负事故同等责任的;

(三)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无能力赔偿数额在三十万元以上的。

交通肇事致一人以上重伤,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

(一)酒后、吸食毒品后驾驶机动车辆的;

(二)无驾驶资格驾驶机动车辆的;

(三)明知是安全装置不全或者安全机件失灵的机动车辆而驾驶的;

(四)明知是无牌证或者已报废的机动车辆而驾驶的;

(五)严重超载驾驶的;

(六)为逃避法律追究逃离事故现场的。

书写留言:

*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我们将为您保密。

COPYRIGHT © 2018-2020 广东律师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87137号-2

logo-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