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犯罪是两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的行为,是相对于单一犯罪而言更加复杂的犯罪行为,与单独犯罪相比,虽然在主体数量、行为内容以及社会危害性上较单独犯罪更为复杂和严重,但仍然有共同之处,如:在故意的内容上具有统一性犯罪行为间相互支持和利用而结为一体,因而在处罚共同犯罪时,一般都是将所有行为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的,各个行为人的个体较之整个犯罪行为是不具有独立的评价意义的从这个角度来说“部分既遂整体既遂”说有其合理性的。但对于共同犯罪中“部分既遂整体既遂”的理解,学界主要有以下两种不同的观点:

刑法共同犯罪中,如何理解“部分既遂整体既遂”

(一)一种是持肯定的观点,部分既遂则整体既遂,又称为“整体既遂说”。该观点认为,共同犯罪是两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的行为,尤其是行为人都是正犯的场合,各行为人之间相互配合、相互支持、互为补充,共同结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各行为人都应当对整体的犯罪行为承担责任,只要一个犯罪既遂,所有人的行为都既遂。“整体既遂说”目前处于通说的地位。

目前,日本刑法理论界普遍持这种观点,如大谷实认为“两人以上相互利用他人的行为,结合为一体来实现自己的犯罪”,换句话说,由于二个以上的人在共同实施犯罪的意思之上相互利用、相互补充将各自的行为结合称为一体共同实现犯罪,所以都作为正犯处理。大塚仁认为“在共同者开始实行行为但是没有使结果发生时,可以承认结果犯的共同正犯的未遂。在个别地考察时即使共同者中的一部分人的行为没有使结果发生,但是由其他人的行为使结果发生时,共同正犯就成立既遂。”

我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许多学者赞成“整体既遂说”,如韩忠读认为:“共同正犯既以共同实施为客观要件,则其实施仅以数人共同即为足以,无论其为犯罪事实的实行,或为犯罪事实一部之分担,皆为实行之共同。”张明楷更是整体既遂说坚定拥护者:"如果共犯人中一人的行为导致既遂,则其他共犯人均成立既遂;若果共犯人中一人着手实行犯罪,其他共犯人不可能成立犯罪预备”。

刑法共同犯罪中,如何理解“部分既遂整体既遂”

(二)另一种则持反对的观点,称为“既遂未遂并存说”。从内容上说,既遂未遂并存说并不是绝对地否认“整体既遂说”而是为了对“部分行为全部贵任"这一原则的范围作出限制,该观点认为在共同正犯的场合,一般情況下采取一人既遂导致全体既遂原则,如共同杀人行为,只要一人既遂即全体既遂;但在有的情形中则应该具体加以区分,承认有人既遂有人未遂。至于在何种情况下存在既遂与未遂的并存,又有不同的说法:

日本学者以及受日本刑法理论影响的我国学者普遍认为在亲手犯作为共同正犯的特殊情况下应该承认既遂与未遂的并存,可以称之为“亲手犯理论”;如马克昌认为,对亲手犯的共同实行犯来说,如果有人未完成犯罪,有人完成了犯罪,就应该分别情况,对完成犯罪者论以犯罪既遂,对未完成犯罪者论以犯罪未遂。

我国许多学者则普遍认为只有在各个共同实行犯的行为具有不可替代性的特殊情况下承认这种并存,称为“实行行为不可替代性理论”。如,陈兴良认为,在行为犯的情况下,如果由犯罪构成的特点所决定,每个人的行为具有不可替代的性质,这样共同实行犯中各共同犯罪人的未遂或既遂就表现出各自的独立性。一个共同犯罪人的未遂或既遂并不标志着其它共同犯罪人既遂或未遂,每个共同犯罪人都只有在完成了构成要件的行为以后才能构成犯罪既遂。在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共同实行犯中一人既遂而另一人未遂这种既遂与未遂井存的现象。

刑法共同犯罪中,如何理解“部分既遂整体既遂”

(三)相比之下,广东律师网律师认为:“既遂未遂并存说”兼顾了共同正犯中各行为人的行为的共同性与以及具体情况下的独立特性因而具有更大的合理性。在共同犯罪中部分既遂则整体既遂,又称为“整体既遂说”,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在有些共同犯罪的场合由于行为的特殊性(身份上的、职业上的特殊规定,亦或行为性质的特殊性),使得该行为只能由行为者自己本身来实施,而不能由别人实施,或别人的替代行为不能产生该行为所要达到的特殊效果。例如:甲乙丙三人轮奸被害人丁,甲乙均强奸既遂而丙因为饮酒过多未能完成强奸行为。由于强奸行为必须由行为人自己实施才能达到既遂,而不能由他人代替行为,即强奸行为具有行为不可替代性,在对该轮奸行为进行处罚时,如果因为甲乙的行为既遂而对丙也以既遂处罚,显然处罚过重而有失公允,也是有违我国的罪刑相适应原则的。

“既遂未遂并存说”具有更大的合理性并体现了以下原则:

(一)首先充分体现罪刑相适应原则。罪刑相适应原则要求对犯罪的处罚要与其所犯罪行和刑事责任相适应,即重罪重判、轻罪轻罚,在处理这种具有不可替代性的行为时,具体根据各个犯罪行为人的不同行为作出具体不同的处罚,使得罪与刑的相适应得到了充分体现。

(二)其次,充分贯彻了罪责自负原则,严格按照行为人的实行行为来作出评价,并考虑该行为的特殊性和社会危害性,从而既不会牵连无辜也不至于放纵犯罪。

(三)最后,具有重要的司法实践指导意义,该说在坚持整体既遂说的合理性基础上有照顾了个别行为特殊性,使得司法机关在处理具体案件时可以灵活运用,不仅避免了过去的“一刀切”导致的处罚不当也不易放纵对共同犯罪的处罚与预防。

COPYRIGHT © 2018-2020 广东律师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87137号-2

logo-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