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简介:

2001年4月2日,周某向某银行申领了信用卡,并填写了《某信用卡申请表》,申明愿意遵守《某信用卡领用合约》中一切条款。该领用合约规定:在周某未办妥挂失手续前所发生的交易,银行不承担任何责任。在主卡申请人签名一栏留有“周某”签名字样,并注明,用卡签单时需使用此签名。之后,该行向周某发放了卡号为X的信用卡,该卡附有周某的彩色照片、签名。

2005年12月21日19时10分左右,周某遗失钱包一个,内有现金、某信用卡一张等物品。2005年12月21日的20时15分57秒、20时21分48秒,持有周某上述信用卡的人在广州市天河区广州市某珠宝有限公司刷卡消费9117.60元、7217.50元;另外,同日20时37分12秒在广州市天河区的广州市某经营部刷卡消费4080元。上述签购单上持卡人签名栏有“周某”签名。

周某发现信用卡被盗后,于2005年12月21日21时39分48秒办理了书面挂失手续。2005年12月23日8时10分,周某报警。

 

吴小庆律师团队办案思路:

吴小庆律师团队仔细分析上述案情后认为广州市某珠宝有限公司、广州市某经营部作为信用卡特约商户,对信用卡的使用签名具有比一般人更为谨慎的比对审核义务,但是,从银行调取的签购单上显示的签名与周某本人的签名明显不一样,所以,这两家商户存在主要过错,周某对信用卡保管不善,存在次要过错。

在确定基本的办案思路后,吴小庆律师团队到信用卡发卡银行调取了银行信用卡被盗刷时和被盗刷前正常使用时的签购单,周某与信用卡发卡行签订的《某信用卡领用合约》、《某信用卡申请表》原件等证据后向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上述两家商户承担赔偿责任。案号为(2007)天法民二初字第304、305号。

 

法院判决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于2007年4月10日作出判决,认定上述两家商户对周某被盗刷的信用卡款项承担70%的赔偿责任,广州市某经营部没有上诉,广州市某珠宝有限公司提起上诉,案号为(2007)穗中法民二终字第1018号,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12月12日作出判决,驳回了广州市某珠宝有限公司的上诉,维持了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的判决。

以下为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07)天法民二初字第304号判决书摘要:

“被告广州市某珠宝有限公司是中国银联的特约单位,负有对信用卡刷卡消费交易的审查注意义务。在顾客持彩照信用卡进行消费时,对卡的有效期、照片卡上的照片、签购单上的签名与卡片背面签名是否一致等负有审查义务。周某的信用卡上既有本人签名又有本人彩照,这两个特征都是持卡人别于他人而专有的,签名体现了个人风格及运笔习惯,而相貌则受遗传基因影响,个人的五官、面型轮廓灯基本特征是独一无二的。”

“由于原告向银行办理信用卡挂失手续已生效,并向公安机关报警,故可认定原告所有的卡号为X的某信用卡遗失或被窃,现已不可能将该卡背面的签名与使用该卡与2005年12月21日的20时15分57秒、20时21分48秒在被告处消费的签购单上的签名进行核对。但是,原告提供信用卡被盗前消费的签购单及《某信用卡申请表》,上述书证均有原告的签名,而且相符,可以认定该签名字样是原告被盗信用卡留存的签名资料,作为判断原告信用卡被他人冒用在本案签购单上签名与预留签名是否一致的依据。经比照,周某在上述书证上签名字样与本案签购单上的签名两者在字体和运笔习惯明显不同,据此,可以认定被告某珠宝有限公司在受理该信用卡消费时没有尽到认真审核顾客签名的义务。另外,周某的信用卡上附有本人的彩照,被告某珠宝有限公司的刷卡操作人员作为一名经专业培训的业务员若尽谨慎核查的注意义务,完全可对信用卡上的人像照片与持证人的相貌、年龄之异差,从而作进一步辨别。况且,持卡人在前后不到10分钟内刷卡两次,两笔消费金额较大,被告某珠宝有限公司更应尽谨慎审核义务,完全可以结合持卡人的签名、相貌、身份证等一起核对。”

“经综合分析诉争双方的过错程度,各自的过错行为与损害结果发生的原因力远近等因素,酌定由原告周某与被告广州市某珠宝有限公司分别承担事件损失30%与70%的民事责任。”

“判决如下:被告广州市某珠宝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11434.57元及利息(自2005年12月21日起实际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预期贷款利率计付)。”

 

备注:

虽说判决书的内容是对外公开的,广东律师网为了保护我当事人的委托,本文中周某等名称为化名,部分细节也作了改动。

COPYRIGHT © 2018-2020 广东律师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87137号-2

logo-footer